AB模板网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,交流产品设计、用户体验心得!

青海130个心脏病患儿将在北京免费手术

时间:2018-07-08 18:08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admin

6月27日,西宁市第二人民医院,北京专家正对先心病患儿筛查。怀中男孩是“爸爸”数月前在家门外发现的弃婴。

  6月27日,西宁市第二人民医院,北京专家正对先心病患儿筛查。怀中男孩是“爸爸”数月前在家门外发现的弃婴。


嘴唇发紫的杜丰莹(9岁)、杜丰赟(7岁)姐弟俩在水缸边发呆。他俩都患有复杂性先天性心脏病。

嘴唇发紫的杜丰莹(9岁)、杜丰赟(7岁)姐弟俩在水缸边发呆。他俩都患有复杂性先天性心脏病。


  原标题:拯救孩子的心

  ■ 简介  先天性心脏病 指在人胚胎发育时期(怀孕初期2-3个月内),由于心脏及大血管的形成障碍而引起的局部解剖结构异常,或出生后应自动关闭的通道未能闭合(在胎儿属正常)的心脏。先天性心脏病是胎儿时期心脏血管发育异常所致的心血管畸形,是小儿最常见的心脏病。

  屋后百多米高的小山顶,是9岁女孩杜丰莹难以抵达的风景。奶奶带她上山摘野菜,爬到半山腰时,她已呼吸困难,胸口闷痛,乏力脚软。

  杜丰莹的弟弟杜丰赟也喜欢和伙伴们一起,向山顶“冲锋”,但这个7岁的男孩很快会被甩下,弯腰,仰望着伙伴们。

  薛炎摘下听诊器,皱眉,这位来自北京武警总医院的医生看来,这对嬉笑如常的姐弟,像两朵随时都会凋谢的花。

  先天性心脏病,是埋在姐弟心中的雷。

  受困者远不止杜氏姐弟。6月27日至7月2日,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天使阳光基金联合青海省红十字会、北京武警总医院和北京军区总医院,开展“天使阳光青海救心行”活动,383名14周岁以下的贫困先心病患儿接受筛查,其中130个孩子确诊,须接受手术。

  “心病”难除,困住这些患儿家庭的,是贫困,是医疗条件的落后,是手术人才的短缺和防治知识的匮乏。

  如今,130个患儿的家庭寄希望于7月中下旬的来京免费手术。

  心病

  杜丰莹抿了抿发紫的嘴唇,她希望能吃到一个菠萝。上学后,她在小学课本上认识了这种水果,“但没见过真的。”

  藏族女孩杜丰莹的家,在青海省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朔北乡马场村,小山脚下。

  杜丰莹抿了抿发紫的嘴唇,她希望能吃到一个菠萝。上学后,她在小学课本上认识了这种水果,“但没见过真的。”

  书本,为这个爬不上小山的女孩带来了新的世界。她身后的粉色喜羊羊书包,比羸弱的身体还宽出一截。

  书包来自另一个公益活动——“爱心包裹”,杜丰莹背了一年多,仍鲜艳如新,“用坏了就没钱买新的了。”她视若珍宝。

  “这是已经学完的,这是下学期要学的。”十几本书除了课本就是作业本,她所有的书都装在包中。

  “课外书?”她撇了撇嘴,“还没有。”

  “你教我写字,我给你唱歌。”她递过纸笔,然后指指记者写在纸上的“健康”,上小学一年级的她,还不认识这两个字。

  “明白了,就是我和弟弟的心脏病都好了,不会再经常发烧,不用请假上不了课。”她把两个字描来描去。

  “老师没讲过心脏病,我在课本里也没找到。”课本大多已被翻旧,这是她生病卧床时,唯一能做的事。

  生病,基本占据了杜丰莹9年的生活。自己生病,或是照顾生病的弟弟。

  “别跑来跑去的”,她叉着腰提醒弟弟,“就在院儿里待着吧。”嘴唇发紫的姐弟俩在水缸边发呆。

  她和弟弟去过最远的地方是青海省会西宁,离家不到1小时车程。但对于这座都市,俩人的印象也只有医院。

  “没去过别的地方。”她瞅了瞅屋子一角的父亲,“我也不想去公园玩。”

  “钱都花在治病上了,俩孩子轮番往医院住。”父亲杜春林叹气。

  杜丰莹直到7岁时才查出先心病,“女儿在乡卫生院生的,7岁前就没做过体检。”

  家里人的心脏都很健康,杜春林曾认为女儿的病是个偶然的灾难,但儿子杜丰赟一出生,也被查出了一样的(复杂性)先天性心脏病。

  可能性

  “我接,我向你们保证。”薛炎喊出,声音很大,语气坚定,做派更像自己的另一个身份——军人。所有人都知道,这谨慎,是在考虑那1%。

  6月28日深夜,青海省德令哈市一个宾馆的房间内。

  “薛炎,你跟我透个底,杜丰莹姐弟的病情是否允许到北京接受手术?”一场内部讨论会的气氛,因领队、红基会项目管理部副部长周魁庆向医学专家的提问变得严肃。

  “必须立马到北京接受手术,不能再等。”薛炎语气坚定。

  “手术成功率呢?”

  “这样的手术我们医院做过很多,全部成功,但这是在心脏上动刀……”

  “告诉我成功率!我们必须要对带回去的每个孩子负责。”

  “99%。”

  “还有1%的风险?”

  “我是医生,这是严谨的回答。”

  “那你愿意接收姐弟俩?”

  房中片刻沉默。

  “我接,我向你们保证。”薛炎喊出,声音很大,语气坚定,做派更像自己的另一个身份——军人。

  所有人都知道,这谨慎,是在考虑那1%。

  天使阳光救心行

  “天使阳光救心行”是“红十字天使计划”的项目之一,该“计划”是中国红基会于2005年倡导发起的公益项目,主要对患有重大疾病的贫困农民和儿童实施医疗救助,协助政府改善贫困乡村的医疗卫生条件,捐建博爱卫生院,培训农村医务人员。

  2011年底,中国红基会天使阳光基金发起“天使阳光救心行”系列活动,组织医疗专家深入边远地区进行免费筛查。

  目前,天使阳光基金已累计资助2200名先心病患儿。

  今年青海站的工作之后,中国红基会还将继续在其他边疆省份开展“天使阳光救心行”贫困先心病患儿筛查和救助工作。

  一天前,“天使阳光救心行”在青海西宁活动筛查中,北京军区总医院心外科主任姚建民、北京武警总医院医生薛炎先后为丰莹、丰赟细致检查。

  “姐弟都是复杂性先心病,必须尽早手术。”几位专家意见相同,“最佳手术时间已经被耽误了,现在的病情随时都可能发生意外”。

  “俩孩子只知道自己病了,哪儿懂得生死?”杜春林明白医生口中“意外”:俩孩子的每一次感冒,对这个父亲来说,都像是诀别的前奏。

  杜春林想破了脑袋,俩孩子咋能全摊上这病?

  “农药,肯定是农药,俩孩子都是10月出生,白天母亲还在地里干活,晚上就生了。”

  “也许有一定影响,但可能性不大,无法确定和农药有直接关系。”姚建民分析,“一般而言,会对胎儿心脏生长产生影响的时间是孕期前3个月,就兄妹俩出生时间看,一月至三月是青海地区的农闲时间。”

  青海省红十字会掌握的统计数据显示,先天性心脏病,青海省是高发区,千分之九的发病率,远高于全国千分之五至千分之七的平均水平。

  姚建民说,除农药外,孕期保健、接触放射性物质、高海拔等,都是会对胎儿心脏产生影响的因素。“但主因究竟是什么,世界医学界目前尚无定论。”

  他和薛炎在筛查结束后也注意到一点,先心病高发病率,也与农牧区基层医疗条件较差,缺少孕前、孕中检查、群众保健卫生意识缺乏有一定关系。

  “有救了”

  那位父亲顷刻间眼睛睁得大大的,抱着孩子亲了又亲,“有救了。”

  听了医生的话,杜春林点点头,马上又摇摇头。

  去年西宁的医生告诉他,让他把孩子带到北京等大城市做手术,估计手术费要20万元左右。

  他摇头的是那个数字。

  家在海拔2300米的高原,6亩小麦亩产700斤、农闲时打工能挣三四千元、低保金,杜春林把能算的收入都算上了,但和20万元距离太远了。

  杜春林曾去民政部门求助,但被告知,民政部门并没有对先心病的专项救助金,只能呼吁社会捐款。

  工作人员建议他去西宁市红十字会求助,“运气好,碰上了这次救助活动。”杜春林一家人把希望寄托在了北京之行。

  还有很多孩子碰上了这好运气。

  6月27日,“天使阳光救心行”青海站活动首日,西宁市所辖4区3县,经筛查确诊需要手术治疗的贫困先心病患儿,共33名。

  每名患儿将获得2万元资助,“这足以满足大多数患儿的手术费用。”红基会工作人员称,但丰莹姐弟俩病情复杂,预计花费会达到每人6万元,“我们会努力动员社会爱心人士,为他们定向募集资金。”

 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,回复" 2649 "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。

 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:AB模板网,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。

围观: 9999次 | 责任编辑:admin

回到顶部
describe